·當前位置: 首頁 > 學習交流 > 他山之石 >

北京:現代產業體系如何創新突圍?

來源:青島日報時間:2020-11-17 13:30


■北京中關村夜景。


       某種意義上,疫情撕開了很多國家或地區經濟社會的遮羞布。很多地方在長期發展過程中積累形成的結構性矛盾,伴隨疫情的出現,從冰山一角到浮出水面,迫切需要痛定思痛與追問新一輪發展的邏輯,對于北京的產業發展也同樣適用。

回顧改革開放40余年,事實上并非是北京率先進入了新的產業發展階段,而是全國的各類資源要素集聚成就了北京。時至今日,以往支撐北京經濟與財政的房地產、金融等貢獻作用由于疫情的出現而銳減,構建現代化經濟體系或現代產業體系具有重大的緊迫性。

北京現代產業的40年:

由跟隨到領跑

改革開放以來,北京的產業發展經歷了如下五個階段:

一是計劃松綁階段(1978-1991年)。這期間,在各種工業在京具有創新源頭、產業源頭的基礎上,北京借助國家加快信息化、工業化發展的機遇,不僅強化工業體系,還率先發展信息產業等。尤其是北京市新技術產業開發試驗區的成立,使得經濟、科技、產業有機結合成為重要發展動力,海淀也逐步成為北京的產業創新中心、中國未來的高新技術策源地、新經濟創新中心。

二是市場轉型階段(1992-2000年)。市場化改革的動力機制下,北京培育了大量市場主體、加速了國有企業改制;在知識經濟大潮下,多源頭的新興產業不斷涌現;在互聯網大潮下,大量海外留學生歸國創業促進北京嵌入全球新經濟價值鏈高端,互聯網經濟成為產業變革的重要力量。這期間,北京市新技術產業開發試驗區獲批成為中關村科技園區。與此同時,亦莊經濟開發區加快布局,高技術服務業與高技術制造業相結合的發展格局,在這一發展階段正式確立。

三是跟跑跟隨階段(2001-2008年)。從2001年中國“入世”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是北京產業跟隨式創新的重要階段,也是北京現代化經濟體系的基本形成期。在此期間,北京基本形成以戰略性新興產業與高新技術產業為主體、以生產性服務業為重要支撐、以都市產業為補充的現代產業體系,并形成中關村、亦莊、空港、奧體、金融街、CBD等高端產業功能區。

四是并行并跑階段(2009-2016年)。在此期間,北京形成兩帶(北部高技術服務帶、南部高技術制造帶)、六高(中關村、亦莊、空港、奧體、金融街、CBD六大高端產業功能區)、多新的產業發展格局。高技術服務業、高技術制造業、科技服務業、生產性服務業以及都市產業有機結合,構成了北京特色的現代化產業新體系。

五是領跑領先階段(2017年至今)。從2017年進入高質量發展新時代以來,是北京整體上從并行并跑到引領領跑發展的重要階段,也是北京構建現代化經濟體系的成熟期與迭代期。

反思:

“大樹底下不長草”

一般而言,一個地方的產業發展首先是推進工業化進程——強調工業在整個地區國民經濟的比重;其次就是強調現代服務業尤其是生產性服務業的發展——在逐步形成以生產性服務業為主導的產業結構中加速產業高級化;再次就是全面走向以創新驅動為核心的新經濟——不再是工業經濟的生產決定消費而是消費反向決定生產。

北京的現代產業體系,并非是改革開放以來本地產業發展到一定程度的自然發育,而是站在匯聚全國資源的制高點上主動參與全國、全球的經濟分工、產業協作與價值分配的結果。也就是說,北京的產業不是工業化發展到一定程度才形成的,也不是單純從高技術制造業起步,反而是直接從高技術服務業進行反向地發育發展。這種逆周期發展的好處是打破產業路徑依賴,直接嵌入國際產業價值鏈,催生新技術新模式新業態新產業;但壞處是與本地實體經濟發展的融合不充分、與傳統工業結合不緊密、與周邊地區協作不充足。

某種意義上,北京在產業戰略與產業管理范式上并沒有深入地認識自身的產業發展規律及特點,加上先后受計劃經濟頑疾、全產業鏈思維、騰籠換鳥戰略等的影響,而難以走出真正能夠引領首都經濟社會發展的產業創新之路。

所謂“計劃經濟頑疾”,就是北京改革開放初期的很多產業基礎是計劃經濟的產物,很多產業的集聚是行政權力配置資源,不僅對周邊地區形成強大的虹吸效應,還抑制了民間投資與市場機制的作用。所謂“全產業鏈思維”,就是在產業價值鏈分解融合的產業發展階段,當需要“兩頭在內,中間在外”的時候,北京仍抱有“大而全”的工業體系思維,一度“撿到籃子都是菜”,沒有和周邊地區做跨區域合作與產業協同,進一步促成“大樹底下不長草”的“環首都貧困帶”。

重構:

形成產業創新生態

對北京來說,構建現代產業體系需要堅持產業生態的“升維”。從產業業態創新與產業跨界融合發展視角,不僅提出全新的產業分類及其細分,還要從產業生態培育的角度,理順各次產業各類業態之間的相互關系,構筑從正向鏈式創新到逆向式創新、從產業價值鏈到產業價值網的產業發展新體系,實現對“建設實體經濟、科技創新、現代金融、人力資源協同發展的產業體系”的豐富。

同時,打破基于人才、土地、資本、技術等傳統生產函數、生產要素及組織方式,在場景拉動、智能引領、數字驅動、開放創新、平臺帶動、生態賦能帶動下,研究提出新時期北京構建現代化經濟體系的發展路徑,探索全新產業組織方式。

北京產業發展,核心是把握和解決產業創新生態建設的問題隱憂。

鑒于此,北京首先需要建設產業創新新生態、培養產業發展的生力軍。踐行“以科技孵化/服務帶動科技創業,以科技創業帶動自主創新,以自主創新帶動新興產業”發展路徑,全面打造“未來產業策源地、創新創業棲息地、源頭企業鋪路石、高度要素聚合池、制度創新試驗田”,形成“多形態多模式多業態、多源頭多主體多中心、多層級多渠道多網絡、全鏈條全要素全社會”發展態勢,最終成為具有全球影響力科技創新中心的戰略功能平臺與核心載體。

強化產業發展生力軍,核心是強化高端創業,精英創業,或者叫作高水平創業。通過優化遴選機制、組織方式以及培育方式創新,重點支持領軍科技人才、高端跨區域創業者、顛覆和重構性的產業組織者、職業經理人、創客極客等幾種精英創業。

此外,北京還需要聚焦優化科技服務新供給、完善產業創新新治理。

 
記者:管理員
网络虚拟货币 大赢家幸运赛车直播 分分彩5星4星漏洞 山西快乐10分20选8 安徽快三开奖查询 天津11选5开奖结果 浙江体彩6+1 昨天青海快3开奖结果查询 绝地求生微博战队老板 淘宝新时时彩论坛 - 点击进入 2021海南环岛赛路线 一波中特猪在家最快最准 AB真人 mg娱乐网站是多少 浙江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贵州快3彩票控 澳洲幸运5开奖源